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2th Jul 2006, 08:23 | 要告示的話 | (732 Reads)

Prince Frog

「嗨!」這一天,正當我慣常攤在湖邊的長椅上為人生而苦苦思索時,突然有一把低沉嘶啞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思路。張開眼一看,發現一隻戴著鑲嵌了寶石皇冠的青蛙蹲在椅背上對著我嘓嘓亂叫。我眨眨眼,嘩!青蛙王子?我左看看,右看看,望一望是否有人躲在後邊的叢林中偷看正被戲弄的我。這個年頭嘛,無聊的人真是越來越多。

「嗨!妳好。漂亮的亞塔娜葉公主。」戴著皇冠的青蛙尚未得到我的同意,徑自跳到我的肩膀上,足蹼沾著的水順牠一踏全揩到我的毛衣上。

「哇!嘔心呀!死開!」雖然我長得天姿國色,可是我並非牠口中的什麼亞塔娜葉,也不是什麼公主。好歹我都有自知之名。不過,為了不被多事者偷拍下冒火猙獰的模樣,於是,我按捺著臉上快失控的肌肉。。「弄錯了。」我淺笑著,禮貌地回答。

戴皇冠的青蛙搖搖頭,堅持說牠是不會弄錯漂亮女人的臉容,更不會亂認能使牠回復真身的可人兒。

「呵呵。。你。。你有名字嗎?」讚美恭維話總令人迷失。我像聽到天籟,樂不可支。

「當然有啦,漂亮的亞塔娜葉公主。我是金達斯城的金達斯.羅特.密歐爾王子。」

「這麼長。。」我側著頭,吃力解讀青蛙語。

「那麼,你叫我羅.密歐吧!妳以前總是這樣叫我的。」這隻自稱羅密歐的青蛙嘓嘓叫著:「親愛的亞塔娜葉公主。」

Damn!我竟忍不住哈哈大笑!幹嘛這個年頭的青蛙也這般浮誇。羅.密歐,牠照不到鏡,大可在湖邊照照水,牠怎看也和羅密歐拉不上邊邊角角耶。對不起噢!莎士比亞。這隻青蛙冒犯了尊貴的你。我心中暗暗想著。

「尊貴的亞塔娜葉公主,可否請妳幫我一個忙?」青蛙羅.密歐開始轉入正題。嗄?什麼?原來真的無事不登三寶殿。青蛙羅.密歐不等我回應,便求我賜牠一個真心的吻。牠還滔滔不絕對我憶述那年無端惹怒了惡巫女骨布篤依檬,於是受了詛咒和魔法,使牠堂堂一大國的英俊王子「啵」一聲慘變成一隻臊臊腥腥的青蛙。唯一破解魔法的,就要得到亞塔娜葉公主真心的吻才可回復原貌。

一聽到原來要吻這隻臊兮兮的青蛙,我已有想吐的噁心感覺。於是,我再對牠解釋我並非什麼亞塔娜葉公主。羅密歐說他有特別的感通,我就是牠等待著的亞塔娜葉公主無疑。說罷,牠跳近我的頸項,引頸作勢欲吻。。當然,牠被我更快的反射神經伸出一拳命中牠的左眼,把牠打到飛跌在長椅上。

「真是色膽包天的臭蟲!」我冒著烈火,對著青蛙臭罵起來。青蛙閤上被打腫的左眼,不慍不火對我賠不是。。解釋因急於想回復原狀而冒犯了尊貴的我。牠還問我可否讓牠跟著,好等我培養一下吻牠的情緒。

「確是一隻膽生毛的青蛙!」我咆哮著。

「不是啦!好了,最多來日我回復本來面目時,賜妳皇后之位吧。雖然以妳的姿色根本是難為了。。」嘓嘓之聲越來越細,幾不可聞。

「什麼?我很差勁嗎?我希罕成為皇后嗎?原來剛才什麼漂亮前,漂亮後的恭維話全是假的!欺人太甚!真不知所謂。」我捲起衣袖,打算好好教訓一下這隻大言不慚不知死活的青蛙。青蛙的左眼再中一記流星拳後,終於聲淚俱下,說出用三卡車金幣作報酬和誠意,意圖打動我。

「挑!」我是這樣的人嗎?!我視錢財如糞土呀!我沒有理牠,起身回公司繼續營營役役。

「咦!」我回到公司,坐下不久,便見到青蛙羅.密歐大剌剌蹲在我的工作桌上。

「妳忘了剛才妳說了『Deal』嗎?妳真善忘耶,亞塔娜葉公主。」青蛙羅.密歐看我露出一臉驚訝,帶著揶揄的口吻答我。唉,原來青蛙羅.密歐不但有神經病,還有裝聾的毛病,我是說。。既然有三卡車金幣的酬勞,既然一切一切將會是屬於我的,只好勉為其難地接下這份差事。反正人除了步向死亡是不變外,什麼事也有變數。。我答應了到時也可毀約啊!我心中奸笑。

我問青蛙羅.密歐,是否一定要個「真心的吻」才使牠回復真身。牠開心地說對呀對呀,還希望我的腦袋能快一點正常,那麼就會快一點看到牠的美和愛。雖然我暫且為了三卡車金幣酬勞折腰,可是我仍忍不住要牠再吃我一記流星拳。哼!

真是失策,因為動作太大,引來了同事的注意。哎喲,不好,那個女人癸正堆著笑向我的座位走來。自從有一趟她在眾人面前奚落我,暗諷我是一個長舌是非精後,我已盡量避開了她。她望一望我桌上正痛得團團轉的青蛙,突然好像吃了一顆氫彈地慘烈大叫,嚇得整個辦公室的同事紛紛走過來看個究竟。青蛙羅.密歐雖然痛得亂轉,可是一看到女人癸肌肉異常扭曲的臉,便立即嚇得面青青。。呀,不是,青蛙的臉當然是青色啦!牠的臉應該是變成灰黑色。牠趁這點混亂,跳得左搖右擺,閃到我的鄰桌躲藏,避一避朝著這邊過來一眾八卦的人。女人癸用她高十度的尖銳嗓音強調她的確見到一隻活生生的青蛙在我的桌上嘓嘓亂叫,而我卻乘機搶白她的話,說這陣子她忙得昏花糊塗,平白也會把一台釘書機錯看成青蛙。好奇的同事們因為在我書桌上見不到,也找不到叫青蛙的物體,於是略作關心地安撫女人癸一番後,便一哄而散。

「剛。。才的。。的女。。女人。。」回到家中,青蛙羅.密歐從我的皮包中跳出來,口吃吃,顫抖抖地叫嚷著。看來牠仍驚魂未定。

「那個?」我樂開懷的情緒一下仍未平緩下來:「她就是公司的是非精啦。。喂,青蛙,知道什麼叫是非精嗎?」

「精?噢。。怪不得。不過妳要小心呀,她就是惡巫女骨布篤依檬。」青蛙羅.密歐突然正經八百跟我忠告。差點把正喝水的我嗆死。

「什麼!?」簡直難以置信的事實呀!我早就知道女人癸不是好東西,估不到竟是與青蛙羅.密歐有宿怨的仇人。這回,真是意想不到。

無論怎樣哄騙,牠堅決不肯再到我的公司,跟我一起作弄惡巫女骨布篤依檬。。呀,係女人癸。算吧,這麼無膽匪類準會越幫越忙,壞了我的大事。


待續…